教育心理学安卓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忠诚的乌力吉和奸怪的扎拉亥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6-12 11:15 次数:70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心理学 > 教育信息 > 正文

  准予注册的申请人员,分别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建造师注册证书》、《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建造师注册证书》。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建设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注册建造师的注册、执业活动实施监督管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水利、通信等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有关专业工程注册建造师的执业活动实施监督管理。已经注册的建造师必须接受继续教育,更新知识,不断提高业务水平。建造师执业资格注册有效期一般为3年,期满前3个月,要办理延续注册手续。:建造师执业资格注册有效期一般为3年,有效期满前3个月,持证者应到原注册管理机构办理再次注册手续。

  感谢一直支持强国网的网友,正是你们的一路支持,让强国网发展到今天。  又!走!一!位!  福建90后女子,年仅28岁  当!场!死!亡!  刷屏朋友圈  生命最后时刻  教训太惨痛了!  事发5月15日的泉州  安溪二环路永隆国际酒店路口  这段监控视频  记录了女子出现到悲剧发生完整过程  而从她横穿到死亡的一刻  生命最后10秒!  监控显示  当日下午2时23分左右  该路口一侧车道,车辆正在通行  女子从另一侧车道逆行到斑马线后  横穿马路  在穿行过程中  被第二车道白色小车撞飞  第三车道面包车向右打方向避让  但还是碾压到该名女子    从现场视频可以看到  事故发生后  女子躺在地上  助力车零件和女子身上物品  散落一地 

忠诚的乌力吉和奸怪的扎拉亥

  南哨这儿,敖木伦河西岸的草滩开荒种地以后,人们没处放羊砍柴,都要到河东岸的南山上去放羊和砍柴。     有个叫乌力吉的小昂嘎,天天都要到河对岸去砍柴。

有一天,他从山上砍柴回来时,河水涨高了,漫过了搭在河上的一条独木桥,走到河中间的时候,他砍柴的斧子掉到河里了,乌力吉急得哭起来。     乌力吉人还小,背上背着柴火,搭桥的地方水又深又急,乌力吉下不去,也不敢下水去捞,没有斧子以后拿啥砍柴呀,乌力吉只好哭。     正这时候,桥上出来个白胡子额布根,额布根忙上前接过乌力吉背上的柴火,把他接过河。 额布根问乌力吉为啥哭,乌力吉说他把斧子掉到河里了。

额布根忙说:    别哭,别哭,斧子掉河了,捞出来不就得了吗,哭啥呀!    额布根说着,就跳进河里,游到河中间捞起了一把银斧子,递给乌力吉说:    小昂嘎,是这把斧子吗?    乌力吉一看就不是,忙说:    尊敬的额布根,这是银斧子,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没说啥,又游到河中间,捞起了一把金斧子,递给乌力吉说:    小昂嘎,是这把斧子吗?    乌力吉忙说:    尊敬的额布根,这是金斧子,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还是没说啥,又游到河中间,捞起一把铁斧子,递给乌力吉说:小昂嘎,是这把斧子吗?    乌力吉一看就是,忙说:    是我的斧子,是我的铁斧子,尊敬的额布根,我该怎么感谢你呀?    白胡子额布根笑了,拍着乌力吉的肩膀说:    好一个诚实的小昂嘎,你叫什么名字?    乌力吉忙说:尊敬的额布根,我叫乌力吉,就住在河这岸,请你到我家里做客吧!    白胡子额布根笑呵呵地说:    我知道你叫乌力吉,也知道你就住在河这岸。

    乌力吉问:你怎么知道我叫乌力吉,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儿?    额布根笑呵呵地说:    我天天看见你上山砍柴,我怎么能不认识你呢。 回家去吧,阿爸阿嬷等着你回家呢。

    乌力吉谢过白胡子额布根,背着柴火回家了。     乌力吉回到家,把这事对阿爸阿嬷说了。

阿爸阿嬷说他做得对,夸他是个诚实的小昂嘎。

乌力吉问阿爸阿嬷认识白胡子额布根吗,阿爸阿嬷说,白胡子阿布根住在山里,是最受人尊敬的山神。     乌力吉把这事也对小伙伴们说了,有的说他们也想见见额布根。

有个叫扎拉亥的小昂嘎,平常又精又怪,就对乌力吉说:    你可真是个傻瓜,金斧子银斧子你都不要,还要你那个铁斧子,真是个傻瓜。     扎拉亥也是个放牛的小昂嘎,整天赶着牛过河到南山上去放牛。 听了乌力吉的事,他就动了心眼,他想得到一把金斧子。

    第二天,他不放牛了,拿着一把铁斧子过河到南山砍了一捆柴火背回来。

走到河中间,故意把铁斧头扔进河里,站在桥中间哭起来。

    白胡子额布根真的来了,帮他背起柴火,把他领到河岸上,问扎拉亥说:    你怎么了,为什么站在这儿哭哇?    扎拉亥说他的斧子掉到河里了,他丢了斧子,以后咋砍柴呀?    白胡子额布根说:    别哭了,我去给你捞上来。

    说完话,额布根游到河中间,捞起一把铁斧子递给扎拉亥说:    这不就是你的斧子吗,拿着回家吧。     扎拉亥接过一看是他的铁斧子,就顺手扔到河里,摇着头说:    这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又游回河中心,捞起一把银斧子,递给扎拉亥说:    这是你的斧子吗?拿着回家吧。

    扎拉亥接过银斧子看了看,摇着头说:    这不是我的斧子。

    额布根又游到河中心,捞起一把金斧子,递给扎拉亥说:    这是你的斧子吗?    扎拉亥一看是把金斧子,没等额布根递给他,就一把抢过来说:    是这把,就是这把斧子。

    扎拉亥拿起金斧子,跑着回家了。 白胡子额布根看着他跑远的背影说:    唉!这个小昂嘎,这么小就这么奸诈,长大了会怎么样?祸害呀!唉!    扎拉亥拿着金斧子回到家,他的阿爸阿嬷都夸他们的儿子有本事。     第二天,扎拉亥上山放羊回来,又路过这条独木桥。

他得了一把金斧子,乐得直撒欢,过桥时,走到桥中间,正是河中心,独木桥突然就断了,扎拉亥掉进河里,跟前没有一个人,也没人救他,扎拉亥被卷进漩涡冲走了。 阿爸阿嬷哭天喊地再也找不到他们的扎拉亥了。

上一篇:【直播公告】12月21日邵启轩临床执业助理医师呼吸、心血管考纲解析直播
下一篇:没有了
教育心理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7 教育心理学_教育方针_教育心理学www.35155m.com All Rights Reserved.